衡陽新聞網
滾動新聞
您所在的位置4px電話香港 > 新聞中心 > 湖南新聞 > 正文:

為有犧牲·左權:太行浩氣

2021-07-10 09:31:20  來源:湖南衞視新聞聯播  
分享到:
 

1942年5月,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在掩護八路軍總部撤退時壯烈犧牲,年僅37歲。他是抗日戰爭中八路軍犧牲的最高將領,這位被譽為“足以為黨之模範”的共產黨員、“中國軍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”,在太行山上,書寫了一曲熱血報國的浩氣壯歌。

十字嶺,是河北和山西兩省的分界嶺。當年的八路軍總部,就駐紮在離這裏20公里之外的麻田鎮。

1942年5月25日,日軍糾集3萬多兵力,對八路軍前方總部駐地實行“鐵壁合圍”。彭德懷、左權迅速指揮總部機關人員向十字嶺方向轉移。左權不顧敵機的狂轟濫炸,站在山坡的最高處指揮突圍。戰鬥從拂曉一直打到了下午,就在大部分人員已經突圍之際,左權中彈犧牲。

左權外孫 沙峯:他沒有説我先卧倒保護自己,他考慮的依然是那些幹部戰士,保護他們的安全,延誤了自己的隱蔽時間。

彭德懷後來向左權的女兒左太北講述當時的情形:“你爸爸一定知道,那次敵人打的第一顆炮彈是試探性的,第二顆炮彈準會跟着來,躲避一下是來得及的。可他為什麼沒有躲避呢?要知道,當時十字嶺上正集合着無數的同志和馬匹,你爸爸不可能丟下部下,自己先衝出去。他是死於自己的職守,死於自己的崗位,死於對革命隊伍的無限忠誠啊!”

左權犧牲後,八路軍在延安召開追悼大會,朱德總司令賦詩悼念:“名將以身殉國家,願拼熱血衞吾華;太行浩氣傳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”

1950年10月,左權靈柩由山西移葬至位於河北邯鄲的晉冀魯豫烈士陵園。這是新中國成立後,第一次以中央人民政府的名義舉行的國葬。這個執紼的女孩,是左權的女兒左太北,當時年僅10歲。

左權女兒 左太北:我特別驕傲,我有這麼好一個湖南的父親。他為了革命,他不要自己的生命。

1905年,左權出生在湖南醴陵,一歲時父親去世,他與母親相依為命。1924年,左權考入黃埔軍校,因為成績優異被選派到莫斯科中山大學、蘇聯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。回國後,左權很快成長為我軍主要將領,抗戰爆發後,他擔任八路軍副參謀長、前方總部參謀長等職,參與指揮了黃崖洞保衞戰、百團大戰等重要戰鬥。

黃崖洞位於太行山中部,一條僅10米寬的峽谷是這裏唯一的出口。左權在這裏建立的八路軍兵工廠,每年生產的武器彈藥可裝備16個團。1941年11月,日軍出動5000多兵力,妄圖摧毀這個兵工廠。

當時,左權就帶領1000多人特務團迎戰,經過8個晝夜的激戰,殲敵兩千餘人,創造出敵我傷亡6∶1的戰例。這次保衞戰,被稱為1941年以來反“掃蕩”的模範戰鬥。

《左權傳》的作者 王孝柏:中國抗日戰爭沒有6:1的,就是我們左權打了6:1,我們死一個人,日本死6個。

這是左權一家三口唯一的合影,3個月大的女兒依偎在他懷中,威武的左權露出難得的笑容。1939年,經朱德介紹,左權與劉志蘭在延安結為夫妻,1940年,生下女兒左太北。在這個不大的院落裏,一家人度過了三個月短暫的幸福時光。劉志蘭回憶:“在有了北北的幾個月中,你學會帶小孩子,替她穿衣服、包片子、較我更細緻……”。

左權外孫 沙峯:我姥爺就特別特意找了攝影師來給他們拍的合影,而這個合影是唯一一張,因為那之後一家三口再也沒團聚過。

三個月後,左權將妻女留在後方,自己奔赴前線作戰。戰鬥間隙,他給母親、妻女的13封家書,處處寫滿思念。家書的最後一封,寫於1942年5月22日,也就是左權犧牲前三天。他在信中對妻子深情寫道:“志蘭,親愛的,別時容易見時難,分離21個月了,何日相聚,念、念、念、念”。

左權外孫 沙峯:最後在這個信裏邊他用了4個念,表示他分離21個月對自己的就是這種妻女的思念,這個是最觸動我們的地方,而且這4個念以後再沒有實現,再沒見面就犧牲了,三天後就犧牲了。

25歲的妻子劉志蘭收到這封家書的同時,也收到了丈夫犧牲的噩耗。她筆蘸血淚,寫下《為了永恆的記憶》一文,似乎是在給丈夫回信:“雖幾次傳來你遇難的消息,但我不願去相信,切望着你仍然馳騁於太行山際,並願以20年的生命換得你的生存。”

左權犧牲的消息傳回家鄉,已經是1949年。當時朱德命令南下部隊路過醴陵時,要列隊去看望左權將軍的母親。直到這時,老人家才知道:自己日夜牽掛26年沒見面的兒子,早已在7年前血灑戰場。

《左權傳》作者 王孝柏:她知道左權犧牲了以後,1949年的10月份,就走了,她堅持不了,78歲。

1923年,左權就是從這裏出發,登上火車前往廣州,從此走上了革命道路。 2021年6月,一條從韶山到井岡山的紅色旅遊專列開通,串聯起了沿線20多個紅色旅遊景點。途經醴陵的這條紅色旅遊之路,拓展了紅色產業鏈條,催生了新產業新業態,正成為老區人民邁向新時代的致富路、幸福路。烈士的家鄉醴陵,近年來大力發展陶瓷、花炮兩大產業,多年蟬聯湖南經濟十強縣市,2020又躋身全國“全面小康百佳示範市”。

胡湘平:英雄有淚 大愛無言

等待兒子歸來的26年裏,9490多個日子,有多少次,左媽媽望着門口的那條江水,盼着自己的“滿崽”從湘江上,坐船回來,來看看媽媽。她沒有等來她那個最掛心的 “滿崽”,但她卻等來了成千上萬個“滿崽”,等來了無數個莊嚴的敬禮。這是一支軍隊對一位英雄母親最最崇高的敬意。在辭世前,一輩子大字不識的左媽媽請鄉里的先生代筆,留下了這麼一段話:“吾兒抗日成仁,死得其所,不愧有志男兒。”血鑄太行,以身報國,左權將軍不愧為鐵膽英雄、熱血男兒。而他身後的媽媽和妻子,一直默默地選擇支持、選擇堅強。革命歲月中,三湘四水,有多少母親,看着自己的孩子,走出湘江,奔赴救國救民的戰場;瀟湘大地,有多少妻子,盼着自己的丈夫,回到家鄉,共享天倫。自古忠孝兩難全,許國何以再許卿。英烈的身後,是千千萬萬個偉大的烈士家庭,正是中華民族綿延不絕的道義傳承,延續了犧牲情懷、愛國大義,正是這生生不息的精神之火,照亮我們走好新時代的長征路!